• Photo: Maksym Kudymets
    您面前的照片将为您讲述乌克兰现代史。我们向您展示的历史涵盖了从2013年11月尊 严革命开始至今的这段时期
  • 乌克兰建国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它的建立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基辅罗斯时期。几个 世纪以来,当遭到更强大的国家侵略时,乌克兰人民一直致力于通过战争和起义来实 现国家主权。
  • Photo: H. Pshenychny Central State CinePhotoPhono Archive of Ukraine
    从十七世纪中叶以来,不惜一切代价从欧洲空间夺回乌克兰人并将其纳入自己的帝国 的狂妄思想主宰着莫斯科公国。在最后一个莫斯科公国(前苏联)解体前在长达三个 世纪的时间里俄罗斯一直成功奉行这一政策。
  • Photo: Yurko Dyachyshyn
    从1991年开始,乌克兰人努力解决后苏联经济问题及后共产主义官员的消极态度,以返回欧洲。
Intro

  • Photo: AP
    2011年,亚努科维奇(时任乌克兰总统)宣布他支持乌克兰人的亲欧洲选择并已做好 欧洲结构一体化的准备。一体化过程中的关键步骤之一是签署乌克兰与欧盟联系国协 议(2007年开始准备)。大多数国民赞成乌克兰与欧盟一体化。唯一发表声明公开表 示对乌克兰外交政策方向不满的国家就是俄罗斯。
  • Photo: Sergei Karpukhin, REUTERS
    为了阻止订立联系国协议,俄罗斯开始向乌克兰当局施压。俄罗斯总统普京试图用贿 赂和敲诈的手段胁迫亚努科维奇放弃乌克兰走向欧洲的未来。从十七世纪以来,俄罗 斯一直认为乌克兰是他们地缘政治利益领域,即所谓的“俄罗斯世界”。二十世纪以 来,俄罗斯从不吝啬向全世界展示其对乌克兰问题的“真性情”:1920年毁灭乌克兰 人民共和国;造成六百多万乌克兰人死亡的1932-33年人为的大饥荒以及发生于1936-38 年的“文化大清洗”的惨剧,当时很多乌克兰知识分子被杀死。
  • Photo: Sergei Grits, AP
    2013年11月,联系国协议签订前几天,亚努科维奇迫于俄罗斯的干涉和压迫,宣布推 迟签订协议。这个决定引起了席卷全国的愤怒浪潮,乌克兰国民感觉受到了欺骗,欧 洲国家领导人也表示了对延期的忧虑
  • Photo: Ryan Anderson/Flickr/Creative Commons
    2013年11月21日基辅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活动,之后蔓延到乌克兰其他城市。因 为这个活动从基辅独立广场(Maidan Nezalezhnosti)开始,所以被称为 “Euromaidan”,用中文一般称为乌克兰亲欧盟示威活动。而在此广场之前还发生过 1990年推动乌克兰独立的“花岗石革命”,2004年防止亚努科维奇操纵总统大选的橙 色革命。
  • Photo: Oleksandr Piliugin
    国民到街道和广场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总统按照11月29日的“乌克兰与欧盟”高峰会 议的规定签定与欧盟联系国协议。
  • Photo: Konstantin Chernichkin
    和平抗议活动的推动者是年轻人和知识分子(记者,艺术家以及公众人物)。各个社 会阶层的乌克兰人也加入到了反抗活动中,乌克兰亲欧盟成为全国性运动。
  • Photo: Petro Zadorozhnyy
    人们已厌倦当局的违法行为(包括腐败、任人唯亲和隐匿罪行),所以签订与欧盟联 系国协议被认为是一个改变的契机。而推迟签署协议意味后退了一步,使人们失去了 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最后希望。
  • Photo: AFP/tsn.ua
    11月30日晚,特种警察残暴地驱散在基辅独立广场和平的大学生。
  • Photo: REUTERS
    因警方非法使用武力几十人受伤入院。警察还在全城通宵搜捕抗议者,并把他们关到 当地警察局。
  • Photo: Sergei Chuzavkov, AP
    多年来俄罗斯警察一直使用类似方法的解散民众活动,但是对乌克兰来说,这是前所 未有的,所以这件事立刻引起了乌克兰社会的激烈反响。
  • Photo: Volodymyr Shuvayev, AFP
    几个月后乌克兰人在俄罗斯军人和警察的社交网页上常常见到他们伪造成乌克兰警察 和特种警察的照片。
  • Photo: Maks Trebuhov
    在基辅独立广场的冲突中受伤并遭警察追缉的人去乌克兰东正教会基辅宗主教圣米迦 勒金顶修道院里暂时停留。在那里他们得到庇护和急救,有机会休息。
  • Photo: Mstyslav Chernov
    11月30日晚上在圣米迦勒广场上自发组织集会,大约两万五千人参加,以此表示对政府 行为的震惊和愤怒。
  • Photo: Lazlo Belichay, EPA
    修道院成为抗议活动的中心。老百姓开始带厚衣服、食品去那里并捐款

十一月
  • Photo: Kostiantyn Chernichkin
    2014年12月1日超过一百万乌克兰人到基辅中心参加抗议游行,要求惩罚殴打学生者,重返欧洲一体化道路。在乌克兰几十个其它城市同样举行了游行和集会。
  • Photo: Natalia Kravchuk
    集会上国民要求政府下台,惩罚内务部部长维塔利·扎哈尔琴科以及直接执行犯罪指 令的人。此次和随后的集会都被称为“viche”,即古乌克兰词语“大会”的意思。
  • Photo: Maksym Balandiukh
    乌克兰抗议活动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各大通讯社都对殴打学生事件和百万民众大游 行进行了报道。与此同时,俄罗斯电视频道则遵循克里姆林宫的宣传政策报道称是“很 少一部分人”,并将其称为“法西斯分子”。
  • Photo: Sergei Chuzavkov, AP
    普京劝说亚努科维奇继续奉行他的政策,答应提供三十亿美元的信贷和其他经济援助。俄罗斯国家当局仍不愿意承认越来越多的乌克兰人不愿变成俄罗斯的傀儡。
  • Photo: GLEB GARANICH, REUTERS
    12月1日活动者在基辅独立广场搭起了帐营,这将意味着此次和平抗议将会一直持续下 去,直到政府满足他们所提的一切要求。
  • Photo: Sergey Supinsky, AFP
    独立广场的帐营越来越壮大:很快就出现了厨房、舞台、消息站、医疗点、厕所、卫 队,甚至一所学校。所有这一切都是老百姓的自发组织的,没有求助于任何上级组织。
  • Photo: Markiyan Matsekh
    在乌克兰的其他地区也举行了这样的抗议活动。数十个城市出现了帐篷营地,这些帐 篷营地主要是为了定期举行抗议活动,并为基辅抗议者筹集物资(通常是食物、衣服 及药品)。其他许多国家也举办文化活动和游行,以此支持乌克兰亲欧盟示威活动。
  • Photo: Volodymyr Shuvayev, AFP
    但是亚努科维奇总统拒绝活动者提出的要求并拒绝和他们谈判。虽然总统和政府承诺 遵守和平抗议的权利,然而在12月10日至11日夜间政府竟试图扫平基辅市中心的抗议 者帐营。
  • Photo: Maksym Balandiukh
    数百名警察和特种警察都参与了针对抗议者的进攻。然而,成千上万基辅人不顾-10 ° С 的严寒连夜赶去城市中心帮助活动者。和他们携手并肩阻止警察进入广场以及毁坏帐营。
  • Photo: Mykhaylo Petiakh
    第二天早上抗议者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亚努科维奇总统辞职
  • Photo: Brendan Hoffman, Getty images
    乌克兰亲欧盟示威组织保住了自己的领地,使之成为由亚努科维奇总统及其亲信主宰 的乌克兰的一片自由之土,成为现代的“扎波罗热哥萨克营”:高尚的自由人的社区。
  • Photo: Petro Zadorozhnyy
    当局对国民的态度只是让越来越多人支持乌克兰亲欧盟示威活动。成千上万志愿者开 始援助活动者,给他们提供药品、食品、并为他们集资。
  • Photo: Vladyslav Musienko
    为了镇压人民的抗议,当局开始组织反民主运动的活动。人们起来参加反欧盟示威活 动,他们中大部分人要么受到了当局承诺给报酬的诱惑,要么受到了辞退工作的要挟。除了弱势群体以外,当局还花钱雇佣有运动经验的匪徒来挑起动乱。
十二月
  • Photo: YURI KOCHETKOV, EPA
    欧洲领导人和乌克兰国民对亚努科维奇总统政策失去信心后,亚努科维奇积极地发展 与俄罗斯关系。乌克兰开始以俄罗斯作榜样压制人民的自由。
  • Photo: Maks LEVIN, LB
    2014年01月16日这一天是一个转折点。议会通过了一项限制发言权、集会自由和非政 府组织的运转的法案。事实上,人民代表也通过制定法律来禁止人们表达不同的观点 和看法:展开网络检查,强制进行网站注册,SIM卡也只能凭借身份证登记购买。
  • Photo: ZN.UA
    «独裁法»的通过多亏了议会中的亲总统多数派。多数派包括共产党和地区党的代表,他们甚至看都不看就通过了法案。
  • Photo: Kudymets Maksym
    直到那时为止,乌克兰的积极分子遭到绑架和毒打的例子屡见不鲜。暴徒被派到基辅,他们在街上公然叫板:焚烧汽车、殴打并恐吓行人等。为了遏制这种治安混乱、匪 徒横行并且日益加剧的状况,人民组织各种各样的自卫队,其中包括最有影响的‘Auto Maidan’ (车主示威组织)。
  • Photo: GURNIAK VIKTOR, LUFA
    国民拒绝放弃民主自由,奋起反对独裁暴政。警察和抗议者在胡舍夫斯基路上(通过胡舍夫斯基路可以直接到内阁大厦和国会大厦)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警察在斗争中使 用了枪械、闪光弹甚至装甲设备。
  • Photo: Trebukhov Maksym
    俄罗斯违反乌克兰法律,秘密派遣特种部队来增援乌克兰警察。他们毒打并侮辱被逮 捕的抗议者,比如说,强迫被绑架者在严寒中脱光衣服拍照。
  • Photo: Ratushniak Oleksandr
    警察的违法和残酷的行为导致几个人死亡、几百人受伤。在胡舍夫斯基路上对抗的同时政府又开始组织暗杀,并从医院绑架受伤的人。
  • Photo: Kudymets Maksym
    冲突持续了几天之后警察终于撤退了。活动者仍然坚守,宣布将继续和他们斗争直到 当局同意全部要求为止。
一月
  • Photo: Maks Levin
    2014年2月18日抗议者举行和平游行,到国会大厦前面要求废除“独裁法律”。但是 政府又一次无视人民的呼声。
  • Photo: Vladyslav Musienko
    虽然政府承诺保证抗议者的安全,但是几百武装匪徒跟警察一起攻击游行者。这些事 情标志亲欧盟示威活动历史中流血最多、最恐怖的三天的开始。
  • Photo: REUTERS, Stringer
    警察动用了重型军事机械、狙击手和武装匪徒,血洗广场上的亲欧盟示威活动营帐。
  • Photo: Alexander Sherbakov, AP
    暴力事件共造成数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 Photo: Yurko Dyachyshyn
    此次暴力攻击事件在整个乌克兰激起愤怒的浪潮。
  • Photo: Yurko Dyachyshyn
    因为国家和当地领导人屡屡忽视抗议者的要求,乌克兰各地的市民占领了州政府大楼。
  • Photo: Palamarchuk Pavlo
    警察纷纷逃离警察局并逃避职责。为了保证城市安全,使自己免于死在匪帮的枪下,市 民们建立了自卫组织。
  • Photo: YouTube screenshots
    亚努科维奇总统手足无措,对基辅以及乌克兰西部、中部、南方各区的局势都已失去 控制。在2月21日至22日晚上亚努科维奇逃离基辅前往哈尔科夫市,试图在俄罗斯的 支持下召开会议,推动乌东部几个州脱离乌克兰。然而,他的计划泡汤了。
  • Photo: Konstantin Chernichkin, REUTERS
    亚努科维奇下台后和当时政府的大部分成员带着赃款逃到俄罗斯。根据乌克兰宪法亚 努科维奇无法履行总统职务被免职了。在选举出新的国家首脑之前乌克兰最高议会主 席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根据宪法被任命为临时总统,并成立了由阿尔谢尼·亚采纽 克领导的新政府。
  • Photo: Yurko Dyachyshyn
    亚努科维奇总统出逃后,乌克兰人发现了很多滥用职权和腐败的事情。人们有机会去 参观总统、总检察长和其他官员的超级豪华的私人住宅。根据官方消息,那些人没有 从事任何商业活动,如此巨大的财富来源不明。
  • Photo: Brendan Hoffman, Europress
    根据总检察局的资料,亚努科维奇从国库偷走了超过十亿美元。
  • Photo: Lazlo Beliczay, EPA
    乌克兰为了摆脱独裁制度、做出文明选择——成为欧洲的一部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 Photo: Baz Ratner, Reuters
    这场从2013年11月持续到2014年2月、共造成超过100人死亡的抗议活动被称为“尊严 革命”。不仅是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亚美尼亚人和格鲁吉亚人都成了亚努科维奇 统治的受害者。
  • Photo: Vladyslav Musienko
    他们都被列入了为乌克兰独立烈士(上帝分队)纪念馆。
  • Photo: Yurko Dyachyshyn
    亚努科维奇统治垮台后,政府开始重建和平生活,采用恢复经济的措施。更为关键的 是,乌克兰于5月25日举行了新一届总统大选,选出了新一届合法的国家首脑。。
  • Photo: Vladyslav Musienko
    基辅警察还没恢复正常工作的时候,独立广场自卫组织(“Maidan Self-Defence”,尊严革命 时在独立广场维持秩序及自卫的自愿组织)履行了警察的一部分责任。独立广场自卫组织 负责保卫工作,其中包括政府部大楼、最高议会大楼和外国大使馆。
  • Photo: Volodymyr Hontar, UNIAN
    新政府很快积极恢复乌克兰与欧盟一体化方针。
二月
  • Photo: Ivan Sekretarev, AP
    当普京意识到贿赂乌克兰当局的计划失败,而乌新政府正努力走欧洲之路时,俄罗斯开始 直接军事侵略。
  • Photo: Sean Gallup, GETTY
    俄罗斯利用其黑海舰队驻扎在克里米亚半岛并拥有自己的武装部队这一优势占领了乌克兰 国家机关、军事基地和重要基础设施。黑海舰队是俄罗斯从苏联继承的。根据乌俄协议,黑 海舰队可在规定的期限内驻扎在乌克兰。
  • Photo: ANTON PEDKO, EPA
    俄罗斯的侵略违反了所有承认现有俄乌国境及保证乌克兰领土完整的国际和国家间协议,例如1994年订立的《布达佩斯备忘录》。但是这只是普京总统的“私人游戏”的开头。
  • Photo: VIKTOR DRACHEV, AFP
    在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是乌克兰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俄罗斯军队和自封的傀儡政府举 行所谓的“全民公投”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第二天俄罗斯就承认了这次伪公投的结果,然后在克里姆林宫举行苏联风格的“接收新领土”典礼。
  • Photo: Ivan Sekretarev, AP
    克里米亚半岛的占领政府开始迫害乌克兰人和克里米亚鞑靼人。乌克兰爱国者遭恐吓和绑架,有一些积极分子被找到时已经死亡。
  • Photo: Sergei Grits, AP
    国际社会谴责俄罗斯行为并对其实施经济制裁。联合国大会上100多个国家投票支持克里米 亚是乌克兰的领土。只有俄罗斯和它的”精神盟友”(亚美尼亚,白俄罗斯,玻利维亚,古巴,朝鲜,尼加拉瓜,苏丹,叙利亚,津巴布韦,委内瑞拉 )投票反对。
  • Photo: Artur Shvarts, EPA
    俄罗斯一占领克里米亚就开始压迫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权利。这些鞑靼人不承认并吞:这是 他们的祖国在一百年内第二次被掠夺。上一次是独裁者约瑟夫·斯大林从鞑靼人手中夺走了 克里米亚,并把鞑靼人驱逐到中亚。
  • Photo: Alexander Polegenko, AP Photo
    在克里米亚反对派和不同民族的人开始受到绑架和杀害。扣押群众和无端搜查成为司空见惯 的事情,其中包括伊斯兰宗教组织。起初禁止克里米亚鞑靼人举办人民被驱逐出境一周年纪 念活动,后来允许他们这么做,但只能在警察和军队的监督下进行。
  • Photo: Reuters, stringer
    俄罗斯政府禁止克里米亚鞑靼民族领导人(穆斯塔法·杰米列夫和列法特·丘巴罗夫)进入克里 米亚。在辛菲罗波尔阻挠克里米亚鞑靼人的议会活动。
  • Photo: Lyseyko Markiyan
    占领克里米亚导致19000多人离开克里米亚,迁移到乌克兰大陆。
三月
  • Photo: REUTERS
    占领后俄罗斯政府企图破坏乌克兰的稳定并分离乌克兰的八个省(总数的三分之一)。
  • Photo: YANNIS BEHRAKIS, REUTERS
    2014年春天俄罗斯特务开始公开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开展破坏活动。
  • Photo: Roman PELIPEY, EPA
    他们招募贫穷、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来实施挑衅行为,因为这些人比较容易操纵。
  • Photo: VIKTOR DRACHEV, AFP
    随后俄罗斯特种部队按照“克里米亚方案”进入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
  • Photo: MARKO DJURICA, Reuters
    俄罗斯人占领了当地行政机关大楼,并向他们资助了几年的匪徒分发武器。
  • Photo: Vk mikaronkainen
    众多俄罗斯挑衅者同时在乌克兰南部和东部的六个州(俄罗斯把这六个州以及加卢甘斯克 州和顿涅茨克州并称为“新俄罗斯”)组织暴动。
  • Photo: Sergei Poliakov, AP
    敖德萨市的暴动导致了40多名亲俄罗斯分子和分离主义分子死亡。
  • Photo: Олександр Прилепа УНІАН
    但是因为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扎波罗热、赫尔松和敖德萨州没有受到俄罗斯 的直接侵略和干涉,所以分离主义运动很快就被平息(通常是当地居民自己制止)。
  • Photo: Reuters
    4月13日乌克兰政府宣布在被俄罗斯非法武装分子占领的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开展反 恐行动
  • Photo: Reuters
    反恐行动在极其复杂的条件下开始。由于亚努科维奇的破坏活动以及乌克兰权力机构中存 在数百俄罗斯特工,乌克兰武装部队基本没有作战能力,特工机构在暗中破坏。
  • Photo: Maks LEVIN
    一些有作战能力的乌克兰爱国部队成功防止了分离活动的扩大。国防部和内务部开始成立 志愿者营,在他们的帮助下成功提高了军队的士气并遏制了武装分子的进攻。
四月
  • Photo: Petro Zadorozhnyy
    许多普通市民开始支持乌克兰武装部队。他们自发组织或通过志愿者给军士提供服装、食 物、医疗物资、设备和其他需要的物资。
  • Photo: Anastasia Sirotkina, Associated Press
    虽然俄罗斯企图全力分裂乌克兰,但是它的阴谋没有成功。尤其是俄罗斯人没能破坏乌克兰 总统大选。彼得·波罗申科在所有地区以压倒性多数在选举中获胜。
  • Photo: Facebook.com, petroporoshenko
    人们的投票显示,乌克兰各州群众捍卫国家领土完整和建立欧式国家的愿望是一致的。
五月
  • Photo: Reuters
    俄罗斯依靠破坏者和雇佣军削弱乌克兰的企图落空,因此它未经宣战便派遣正规军入侵乌克兰领土。
  • Photo: Reuters
    俄罗斯的侵犯导致文明国家扩大了对莫斯科的制裁。
  • Photo: Serhiy Loiko/Facebook
    俄罗斯政府试图倚仗其完全控制着俄罗斯媒体的优势对俄罗斯人隐瞒战争开始的事实,但是 数以百计俄国士兵的尸体被送回到俄罗斯。
六月
  • Photo: Oleksandr Ratushniak
    2014年7月17日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航班在亲俄罗斯分离主义者控制的领土上被击落,298人遇难。
  • Photo: Joshua Paul, AP
    飞机是被从俄罗斯运来的“布克—M”防空导弹系统击落的。飞机被击落后恐怖分子很快就 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但随后又开始否定参与这件事。俄罗斯甚至否认其武装部队拥有“布克—M”。
  • Photo: DOMINIQUE FAGET, AFP
    同时恐怖分子还在大部分事故地区布雷,因此国际调查队无法进行客观的调查. 获取到的一些飞机残骸被恐怖分子运到俄罗斯,在废金属市场被出售。
七月
  • Photo: Hromadske.tv
    恐怖分子控制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地区面临人道主义灾难。
  • Photo: Sergei Karpukhin, Reuters
    恐怖分子袭击住宅区和基础设施。
  • Photo: Mauricio Lima, NYT
    他们对平民实施犯罪行为:侮辱、殴打、谋杀、绑架和抢劫。
  • Photo: EPA
    城市里出现了来自高加索地区(俄罗斯的部分)的穆斯林士兵,这证明有外部力量参与乌 克兰冲突。
  • Photo: TASS
    恐怖分子的各种组织为争夺领土控制权互相斗争。他们还使用重型武器并导致平民死亡。军事行动导致596000多人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迁往乌克兰其它地区。
  • Photo: Darko Vojinovic, AP
    在俄罗斯的援助下顿巴斯恐怖分子系统地破坏基础设施和经济。
  • Photo: Maks LEVIN
    共有960多公里道路、30多座桥梁和4500多所住宅被毁。
  • Photo: Marko Djurica, Reuters
    乌克兰工厂的设备,特别是生产武器的设备,被走私到俄罗斯。被占区开采的煤炭也被非法运到俄罗斯。
八月

  • Photo: Roman Pilipey, EPA
    为恢复被解放地区的正常生活,乌克兰当局做了很多努力。解放居民点的所有行动都最大程度地做到精确。
  • Photo: Petro Zadorozhnyy
    向被解放地区运来了数百吨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所有中小学和幼儿园恢复正常,并开始发 放退休金和工资。
  • Photo: Sergey Kozlov, EPA
    为保护居民,乌克兰安全局积极采取反破坏措施,同时部队在当地居民志愿者的帮助下建 立防线。
  • Photo: Maks Levin
    乌克兰公民大力支持国家的反侵略斗争:成千上万的志愿者日夜奔波,为乌克兰部队筹集到数百万格里资金。
  • Photo: Ukrainian Ministery of DefenSe
    前所未有的爱国主义热潮、国家民族统一、建立新的真正的人民军队——这就是乌克兰社会对俄罗斯侵略做出的反应。
  • Photo: Maks Levin
    在独立战争中献出生命的数百名乌克兰士兵和被侵略者杀害的平民——英雄们将被载入乌 克兰现代史。而乌克兰人也将了解我们为争取国家独立付出的巨大代价,并保卫祖国。
  • Photo: ROMAN PILIPEY, EPA
    乌克兰这个获得重生的欧洲民族不再让任何人质疑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历史、自己的国家。
  • Photo: Petro Zadorozhnyy
    乌克兰的新部队已经摆脱了苏联余毒,这是一支爱国军队,对他们来说任何一位乌克兰公民都是平等的,与他们的出生地、语言和信仰无关。
  • Photo: Ministry of Defense of Ukraine
    当然,还需要按西方军队标准对乌克兰军队进行根本改革。当然,因缺乏实战经验我们的 军队指挥不总是很理想。但乌克兰军队正推行技术改革,并将在这方面超过俄罗斯。
  • Photo: GRABAR VITALIY, LUFA
    重要的是,乌克兰军队在道德水平方面已经超过了俄罗斯——乌克兰现代史和数十位乌克 兰英雄的名字终有一日将被人们传颂。但很遗憾,数千名俄罗斯人已无法返回家乡,无法 向人们讲述克里姆林宫发动的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的真相——他们已在乌克兰领土上的几十处墓地长眠,连姓名都没有留下
  • Photo: Olivier Hoslet Pool, AFP
    去年乌克兰选举产生了新的总统、政府和议会。他们肩负着民主治国、引领乌克兰走向欧 洲之路的重任。
  • Photo: Valentyn Ogirenko, REUTERS
    反腐法开启了权力净化的进程。每一位试图逃避净化或者继续实施腐败行为的官员都将受到惩罚——乌克兰人畏惧强权的时代永远结束了。
  • Photo: Maks LEVIN
    挡在民主世界与极权主义之间的铁栅栏很快将移到乌克兰东部边界,签订与欧盟联系国协议只是这条道路上的第一步
  • Photo: SAUL LOEB, REUTERS
    我们的祖先基辅罗斯人曾在广袤的草原上阻止了鞑靼-蒙古人的进攻,哥萨克人打退了鞑靼人的入侵。千年之后的今天,当代乌克兰人将再次像祖先一样,准备从金帐汗国手中拯救 欧洲文明。
  • Photo: Ratushniak Oleksandr
    而且这一次是永远摆脱他们。